回首頁

即將推出~2014新作《狂想兒童樂園 》,11月14,15台中中山堂首演,歡迎洽詢預購票卷優惠方案!!

「背包客」台中首演圓滿閉幕,感謝各界支持。2014新作狂想兒童樂園

即將展開˙敬請期待~~~~

箭頭2013<背包客>精彩片段欣賞video 箭頭2013<背包客>精采劇照搶先看
箭頭2012<衣起裝傻>精彩片段欣賞video 箭頭2012<衣起裝傻>精采劇照搶先看video
2011<小心輕放>精彩片段欣賞video 2011<小心輕放>精采劇照搶先看video
2010<小綠人>首演  2010<小綠人>精采劇照搶先看
2009<狂野台>首演 2009<新掌中芭蕾>巡演 
2008<掌中芭蕾>首演

2007<寵物>首演 

2006<櫥窗>首演 2006<真人>法國.台灣國際首演
2005樁功導引教學 2004<草山行>   

2003<峽旅>    flash

2002<站椿>

2001<感應>

2000<狂想巴哈>

2000<沙漏>

1999<終世祭>

1998<三種精力> 1997<方陣>

2013《背包客》:Backpacker

音樂使用瑞典ABBA合唱團的經典曲「I have a dream.」開場,向觀眾招手,大膽尋夢!扛起背包,穿梭都會山林,和來自世界的背包客擦肩而過。扒兒肆虐,隨時警覺。粗心丟包,失物無法招領,如何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夜裡繁星點點,紫幕輕垂,雲舒雲卷。畫家梵谷湛藍的雙眼,唱出「背包客」徜徉異鄉的自由。用生命的行腳,在地球表面上踏出難忘的筆觸,在藍色夜空中,凝視閃亮的星斗,很孤單卻很自由。背包客隨遇而安,在正常人眼裡,看似「爬袋(指腦筋有問題)」。用韋瓦第的寒冬,在睡袋裡尋求溫暖的庇護。看異鄉游子如何「爬袋」,邂逅出雙人舞。寒霧夜裡的夜遊者,尋求不可預知的風景。藉由光線探觸彼端。既害怕又喜愛的矛盾,最後的謎底,讓疑雲消散開來。世界看起來寒冷而陰暗,在心裡,我已遠颺,向著熱帶島嶼前行。你常說我只會作夢,你說的沒錯。坐在沙發上的夢想者,一面聽著「Ticket To The Tropics」的音樂,一面將手上的紙飛機飛向幻想中的自己。象徵不止息的渴望,又像一張張前往熱帶的機票。Ending藉用英國作曲家艾爾加(Edward Elgar)所作的「威風凜凜進行曲」,象徵征討世界的氣勢和勇氣,來形容背包客以一己之力,扛起背包勇闖異國。舞者用踏肩攀爬,向登峰攻頂的冒險精神致敬。「背包客」不正經、不按牌理出牌的旅遊行程,刻意揶揄正經八百的唯美編舞方法(旅遊行程),誰說最後一定要「美美的(規矩正經的)」結尾?
節目即使結束,連謝幕都持續冒險,瑞典ABBA合唱團「So Long」再現,向您說再見,也把歡樂的氣氛、背包客的自由冒險精神帶給現場觀眾。期待這樣的想像,帶給觀眾有朝一日也能夠美夢成真,壯遊世界。

2012《衣起裝傻》:Dress Up

【衣起裝傻】未演先轟動 , 101年度於印度Interface藝術節巡迴演出節目,102年度該節目又獲澳洲Mirramu Four Elements Arts Festival邀請,並將於三月至雪梨演出節目從西裝筆挺到貼身衣物,再到連體變形的奇裝異服…從宮廷巴哈大鍵琴到狂野西洋搖滾樂,再到幽默現代音樂…如坐雲霄飛車般的驚喜,幕幕起伏,妙趣橫生。此作品顛覆以往純戲劇或純舞蹈的表現方式,絕對值得一看。2012年,本團編舞者石吉智為了編創【衣起裝傻】作品,特遠赴韓國首爾觀賞多齣各具特色的「定目劇」,希望藉由貼近觀眾的形式,編創「生活化、互動式、有趣好玩、看得懂、又有感覺得表演藝術」。希望未來能夠將近三年內的作品濃縮成90分鐘的作品。因此,【衣起裝傻】將最常民的題材:「衣」主題,發揮到極限。拓展奧地利藝術家Erwin Wurm 服裝作品Body Line概念,讓不正常的穿衣方式,拓展成立即變化的造型。思索「包裝」的趣味,延伸人體包裝的創意,不同的「衣著」打扮,為人們做出不同的「包裝」表徵。編舞者石吉智結合國內知名旅法服裝設計師蔣文慈、資深燈光設計項人豪,共同打造視覺傳達、戲劇性舞蹈語彙、服裝肢體創意、立體燈光氛圍的精緻結合。

2011《小心輕放》:Fragile

fragile-1

   【第八屆廣東現代舞節】邀請演出後另一波創意新點子《小心輕放》。首創以紙箱為裝置,奇幻地進退旋轉自行排列,舞者穿梭紙箱的迷宮遊戲。探索開箱取物的期待,延伸人體包裝的創意,從紙箱思索「包裝」的趣味,不同的「衣著」打扮,為人們做出不同的「包裝」表徵。編舞者石吉智以戲劇、裝置、遊戲、燈光來挑戰「Non-dancing」的觀念,連觀眾都被「小心輕放」進入表演。採藉以「一分鐘雕塑」聞名的奧地利藝術家Erwin Wurm 作品Body Line專題,讓不正常的穿衣方式,拓展成立即變化的造型。「保護隱藏、移動搬運、堆疊排列、放入取出、破壞拆解」等堆疊轉換。《小心輕放》詮釋紙箱內的神秘感,讓平凡的紙箱包裹不平凡的內在想像,外表的防護包裝,讓人不得不《小心輕放》。

2010<小綠人>首演 :<Little green man >

1999 , 全世界第一座有閃動數字和行動小人的紅綠燈 , 在台灣的城市街口誕生。我們將之稱為「小綠人」。本舞擬將真正的街頭「小綠人」、「紅綠燈」、「斑馬線」等號誌搬上表演空間,作為視覺裝置,讓舞者演譯十字路口的綺麗幻想與動人故事。透過微電腦控制器和多媒體影像共同呈現「舞蹈人影、倒影、剪影,號誌光影、救護警示燈影、雨水波影」等光影效果。「小綠人」的形象與動作在舞者仿創改變下,表現出不同的身體趣味與創作符號。角色身分從匆忙的路人、思念的情人、愉悅的旅人、孤單的老人、樂天知命的街友,每一段除了用肢體語言來表現,並透過音樂、裝置,呈現出寫實與虛幻的交替想像;也帶入溫馨的情境小故事,來感受生命旅程中的冷暖甘甜。「舞者」和「小綠人」交融身分演出,從「走路」到「快跑」,看似簡單的動作,在舞蹈的編創巧思中,變成強烈的精力對比,轉換成豐富有趣的符號發展。除了交通號誌光影產生的顏色之外,舞台裝置和舞者裝扮皆以「黑、灰、白、透明、金屬、低彩度」等調性來突顯現代感,呈現出具設計感的簡約風格。本計劃希望透過成熟經驗的表演者,集體創作,觀察取材週遭環境、人物、事務,把生活中視為平凡無奇的點滴,編創成街頭創意,發表雋永活潑、張力十足 、小巧精緻的舞蹈作品。也期待用「小綠人」的步伐跨出台灣的創意

2009<狂野台>首演 :<Variety>

舊金山世界日報稱讚極至體能舞團:「前衛舞團!」今年新作「狂野台」汲取台灣常民文化元素,改編具時尚、設計感的「新台灣風格」作品,以「台灣印象寫生」方式,取材台灣庶民最底層的聲音混音編曲,如傳統八音、海產攤酒曲流觴、台味那卡西、台客電音、夜市叫賣Rap口白、古老傳情對唱的相褒答嘴等錄音都為「狂野台」瘋狂發聲。節目包含婚禮節慶、宗教遊藝、酒拳遊戲、夜市叫賣等題材,皆用幽默變形的手法表現,會心易懂的情節。設計鋼管高腳椅、透明圓桌、活動螢幕,呈現舞蹈、影像、口白、戲劇、裝置、音樂的創意結合;專業舞者、演員、多媒體設計,同台狂舞、飆戲的實驗驚喜。感佩驚嘆老百姓的求生創意,以多變手法編舞,狂野展現肢體張力。

 

 

 

 

 

 

2009<新掌中芭蕾>巡演 :<NEW Puppet Ballet>

「掌中芭蕾」去年成功首演後,今年編舞者石吉智重新編排「NEW掌中芭蕾」,於三月底前往美國加州演示講座,並在聖塔庫魯茲劇場反應熱烈,加場演出!舊金山世界日報以「前衛舞團」來盛讚極至舞團的演出。結合現代舞蹈、掌中戲、服裝設計、創意彩妝、裝置展,舞台上佈滿數十尊戲偶,佈景搭設半透明布袋戲戲棚,舞者仿創戲偶動作開發肢體新語彙,音樂由國寶級黃海岱大師長孫:黃文郎老師傅傳統口白唸唱,金馬獎最佳配樂:林強電音作曲,畫家編舞者石吉智的創意構思,以及搭配多媒體投影效果,採擷台灣廟口活動的元素,與西方現代劇場設計顛覆交換,塑造另類的風格。舞者們在北管與電音中多軌穿梭,將傳統布袋戲偶、霹靂巨偶等服裝拆解,縫製全新裝扮,多尊戲偶上身共舞,視覺創舉,震撼國際。高難度的不協調有趣動作,默契十足的接觸技巧,舞者與戲偶之間,交錯衝擊;分身並置,看似矛盾卻有趣的破壞與組合,對舞者來說,是高難度挑戰;對編舞者而言,也是12年來的突破!整場演出,要讓觀眾直覺感受一場,由專業表演者與不同藝術領域結合的表演藝術饗宴。

 

 

 

 

 

10週年創作,2007<寵物>首演 :<Pet>

「寵物」上半段以幽默、都會、年輕、節奏快速的手法,反應現代人內心空虛,追尋外物依靠的心境,擁有「寵物」原本是個人興趣,也具解壓、分享、社交的正面功能,但也可能帶來局外人無法理解的過度現象,在奔忙的都會生活中,人們對「寵物」的極度依賴。編舞者擷取不同年齡、背景對「寵物」的不同選項,透過創意融合、現象觀察,將「寵物」擴大題材,除了人們遛養的貓狗寵物,也包括如:小女生懷中的洋娃娃、健美型男對肌肉的迷戀、時髦貴婦追求的名牌衣物、電腦宅男的網路世界、酒店大亨左擁右抱的夜店女子、重機騎士心中閃亮追風的愛駒…一切人們對外物的依戀寵愛,甚至過度的醉心溺愛於物質、表象、虛擬、短暫的「寵物」。

  本段汲取週遭讓人發噱的印象剪影,諷刺寫實、自然率真、毫不掩飾的揭露身邊或自身的戀物習性。「寵物」融合舞蹈、音樂、戲劇、影像,由舞者、歌手、演員,甚至「寵物秀」全部搬上舞台,生動活潑、大膽挑戰,加上生活中熟悉的語調、名詞,傳達共鳴的情節,由舞蹈劇場的呈現方式,跳脫純肢體舞蹈的形式,以幽默的手法,讓作品更貼近生活,寫實中隱含諷刺。到底是「寵物」讓人改變?還是人讓「寵物」受寵生活中不以為意的平凡點滴,其實頗耐人尋味。

  不同於上半段的諷世意味,「寵物」下半段較為純肢體舞蹈形式,呈現忙碌現代人解脫束縛的狂想曲。舞者們從上班族的OL打扮,從打字、列印、電話、傳真聲中逃脫,迅速脫去外表裝飾,將「行正、坐端、靜肅、效率」的言行外表,轉變成恣意狂放、慵懶翻滾、俏皮玩耍的動物行為。由舞者們扮演動物肢體語彙,貓、狗、蟲、魚…都成為舞者身體模仿的角色,與上半場迥然不同的趣味。音樂創作融合現場收音、電音、打擊、爵士樂,將辦公室繁忙場景溶化解放,聽覺上漸漸移往Pub、公園廣場…動靜節奏分明,可愛逗趣。接觸技巧的運用,重心精力的傳導,讓肢體構圖不停轉換,「寵物們」以第一人稱結伴玩耍,默契與技巧皆須純熟精練,自然反射,讓觀眾產生會心巧妙的莞爾。舞者們打破身體的慣性,也挑戰身體的極限;觀眾也將嚴肅的外表,上班的壓力,隨著舞者的幽默演出而解放。

2006<櫥窗>首演 :<Window>

  櫥窗靈感來自「極至體能舞蹈團」藝術總監石吉智,於巴黎西帖藝術村(Cite Internationaldes Arts)駐村半年之沉澱抒發。如何將半年都玩不完看不盡的靈感,幻化成一場不知如何歸類的演出,考驗石吉智的編舞功力,與所有演員及技術人員的專業。

  一開場,五光十色的燈光輪流聚焦於不同的演藝區域,包括街頭藝人、芭蕾舞者、畫家寫生、時尚秀場、國際標準舞…搭配快速電音節奏,目不暇給的同場競技。還有不顧死活,硬是闖入舞台,搬運假人模特兒的工作人員,將全場搞的忙亂,一切如洪水猛獸般衝擊觀眾視聽。在還沒有搞清楚「演什麼東西」的當兒,舞台上的畫家變身導遊,以畫家寫生時的取景手勢,帶著大夥兒「取景」涉獵,他想告訴大家:「現代舞沒有什麼懂不懂的負擔,只有好不好看、有沒有感覺的通俗反應。嘸通想太多,反而看到更多心中的圖畫,找到心中的櫥窗。」舞者們以取景框手勢,引領看倌們以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之姿,舞躍翻轉。台灣不是巴黎,找不到塞納河、羅浮宮、艾菲爾鐵塔的故事,民俗廟會、機車呼嘯、招牌鬥艷、都市叢林、辦公室玻璃帷幕才是我們熟悉的櫥窗。透過輸出佈景緩降,呈現高掛空中的洗窗工人,一起俯瞰交通樞紐、阡陌縱橫。換個角度來看,帷幕外的勞動階層,也是無趣上班族的解悶櫥窗。巴黎鐵塔攻頂之趣,與高空洗窗工人之險,高度不相上下,只是法國人拼浪漫,台灣人拼經濟。

  輸出佈景升起,蓄勢待發的模特兒與Dresser擺陣迎仗,模特兒快速換裝,輪流走秀,展現奢華,貴氣逼人,自命不凡的巴黎氣質讓人又愛又恨。優雅的背後總有勞碌的階層,編舞者大膽揭露後台換裝的專業快速,緊繃的秀導,迅捷的Dresser無情地扒光模特兒的華服,換上另一套容顏推送上台,「外表」就是自己對外的門面櫥窗,給你什麼裝扮你就被加持附體,演什麼像什麼。

  地鐵一號線橫貫巴黎市區,車站廣播與人潮推擠聲交雜,快速的步伐在香榭大道的玻璃櫥窗上浮光掠影,編舞者坐在長椅上看著人潮推移,腦海浮現幽默的雙人舞與三人舞。延續舊作「真人」中,真假傳遞的樂趣,再加重戲劇性與調皮惡作劇的喜感,藉著輪盤底座,舞者的移動像是櫥窗內任人擺佈的假人,石吉智不按牌理出牌的接觸技巧,在本段再度讓觀眾興奮期待。

  開場時的各路人馬,在尾聲中陸續登場,從歌手、芭蕾、雜耍、國標舞一路不停。畫家持續作畫,秀導指揮若定,Dresser持續忙碌,舞者耍酷爭艷炫技…。此時,樂池上浮現專業攝影師沉穩架燈,來回走動,測光端詳,在不停閃爍的鎂光燈下,動作呈現斷格現象,最後眾生相擺定Pose,卡擦一聲,結束演出,舞台的大鏡框成了觀眾的大櫥窗。



法國˙台灣國際鉅作 :<真人><True Man>

   <真人>共分二段,以古韻東方莊嚴之風為上段;前衛西方輕快之律為下段,講的是同一件事「真與假」。     

       第一段由藝術家們真情陶醉,即席書畫、吟唱、舞蹈、奏樂,詮釋有別於莊子的現代<真人>。接續採擷中國古代,以竹枝面地習字之形態,演變仿創成看似舞劍、又似書寫的妙傳接觸,點觸穿梭,狂掃如劍,吐吶墨染,舞動行氣,三尺竹筆,再創前衛東方舞風,印照西方哲諺「筆之有力更勝於劍」(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著實尋味心領,契合神會。

       第二段以輕鬆幽默的方式「由假窺真」。讓舞者與等比例的木偶「假人」共舞,配合電子音樂虛幻迷離,光怪陸離的動作組合,讓木偶與<真人>共舞,接著讓真人仿效假人相互操弄,大量的接觸組合,主被動間充滿真、假傳遞的喜趣,像極了現代人節奏快速、角色變換,三頭六臂的人際處理能力。無法無天、難以數計的動作群組,看似輕鬆,著實困難的接觸組合。由雙人、三人、四人、五人到六人的集體接觸技巧,精力的承接,畫面的掌控,主被動的安排,戲劇性的植入,每一個環節都精心設計,環環相扣,目不暇給。

       編舞者石吉智先生認為上半場以藝術家的真性情顯現<真人>本尊。下半場同樣在述說<真人>的主題,只不過是以「假人」的形象來逆向舉證,以真人扮演假人來隱喻反諷現代人的人際關係,讓人與人之間相互操控,表現真人與假人的對比趣味,如「紅樓夢」的透世哲語:「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那樣耐人尋味。相較於上半場嚴肅純淨的<真人>,下半場則看見舞者們輪流扮演被頑弄的「假人」。

                                                                                               


國家公園共舞系列二<草山行>

 

----極至體能舞蹈團以陽明山為題材編創的超現實浪漫舞劇---

 

  「極至體能舞蹈團」創立於19976月,為台中第一支專業現代舞蹈團,也是目前台灣中部最具代表性的現代舞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石吉智
,原是一位美術創作者,開過畫展,當過街頭畫家、 國小 老師。二十七歲進入舞蹈生涯於三十三歲創立舞團。創團至今,編創作品包括〈三種精力〉、〈方陣〉、〈淨土〉、〈終世祭〉、〈沙漏〉、〈狂想巴哈〉、〈古典風格〉、〈感應〉、〈站樁〉、〈峽旅〉等。自2003年起開始著手編創「與國家公園共舞」系列舞作一:〈峽旅〉。2004年再度延續該主題
,創作「與國家公園共舞」系列舞作二:〈草山行〉,就讓我們一起隨著編舞者,織夢草山行。

  編舞者石吉智認為陽明山的風情萬種,景象萬千,很難用一個主題來道盡它的千姿百態。為了更深入探訪草山文化,他向陽明山國家公園生態歷史研究學者 李瑞宗 博士請益訪談,並取得相關重要影音資料,之後又實地訪談世居陽明山耆老邱阿 華老 先生。在他們的協助下,讓人彷彿走入攸古草山,挑夫搬有運無的景像躍然眼前,古道、牧牛、硫煙、叢花、戀人….,一一浮現,像是幅台灣版的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 1887-1985)畫作,那麼天真浪漫,多采多姿。

  在耆老的口中,昔日的日軍散兵坑曾經是小牛的致命陷阱,硫磺礦居然是口服治癬的良方,壯丁們持標茅帶領獵犬,圍攻山豬的夙殺畫面…一幕幕的山中傳奇令人咋舌。身穿布袋衣的農夫在雨霧中,世代耕種,年復一年。為了生計,挑夫扛起農作、硫磺礦往來山中古道,一走就是三個小時。床底下堆滿了蕃薯存糧,午後的炊煙裊裊以及孩童的嬉笑聲,勾勒出樸質樂天的山居歲月,耆老娓娓說出今日世代不可思議的畫面。

  石吉智回到台中,急切地投入舞蹈創作,靈感泉湧,並在筆記本上開始描繪、寫作,渴望抓住心中浮現的任何一道靈光。回想花季時的人潮,扶搖上山的兩旁,盡是咖啡小築、野菜小炒,高經濟園藝取代了當年糊口的地瓜。擎天崗的大草坪,牛隻變少了,放牧的盡是都市人遠離塵囂的心靈。夜遊的機車魚貫穿梭,燈火與引擎聲像是一場通宵的Party。成雙配對的情侶在幽暗處,俯瞰大台北的霓虹,仰望滿天的星斗,夾在中間的兩顆心,期待流星劃過相互許願。

  的確草山風情與光復初期大異其趣,今日草山猶如都會山居,現代花園;古樸與前衛交錯並置。不變的是花季更替,草芒搖曳,硫磺地氣,蟬鳥啼戲。改變的是現代人的經營創意,與政府的規劃場域。現在的漁路古道已成遊客尋幽健身的步道,蛙叫蟲鳴也被忙碌的都市人視為洗滌煩憂的自然樂章,一個可以從日昇玩到日落的大花園,提供了無盡的靈感與動機,石吉智將舞作命名<草山行>,用舞蹈來訴說這一個令人醉心的國家公園。且將本舞分成四段,分述如下:

花綻 : 春蟲齊鳴,遍地花開。舞者嬉竄,彩蝶飛梭。躍舞春風,花季綻開。

  

  舞台上方的膠彩花卉,染開陽明山的春天,一筆一染,暈開觀眾踏入劇場前的塵囂,化解都市的糾結。舞台上透過影像投射,百花齊放遍地花開,紅迎春的喜氣,鼓動舞者們奔躍於五顏六色的花海中……霎時凝定,。迅捷移轉,如「大風吹」般的兒戲,讓舞者們迅速盤據於慢速綻放的花蕾,看似靈巧的蝶兒穿梭花叢。扮演杜鵑的女子爭妍搖曳,花季就此展開!

丹山:舞在煙波若隱現,山光紅霞霧騰豔,異想幻境夢依戀,置身仙境人稱羨。

  

  草山漸行遠,古道現幽情,隨著清風,大屯山區的地熱雲氣漸漸籠罩大地。本段以陽明山國家公園特有火山地型景觀為靈感,描寫雲氣變化的夢幻。將冷水坑、牛奶湖、大油坑等噴氣孔、硫磺礦的特殊景觀,以近乎超現實的手法處理成非具像的異想世界。透過燈光、霧、地布等讓舞台呈現溫泉鄉的浪漫。奇特的服裝造型,像是有舞蹈魔術師美譽的美國編舞家艾文.尼可來斯(Alwin Nikolais, 1912-1993)的去人化(Non-Humanise)處理手法,讓視覺更顯詭異奇趣。舞者們以輕飄的慢動作及等速的接觸技巧,騰雲駕霧般的巧妙挪移,來表現超現實的夢幻。本段在微妙的舞台美術設計下,再度喚回當年清朝奉命採硫大巨郁永河筆下:「丹山草欲燃」的驚艷詩句。

夜色:急轉暗夜罩,星光露閃遙。俯瞰霓虹跳,草山盤踞傲。舞者伴星躍,草山不寂寥。

  

  本段以入夜後的陽明山為構思,銜接前段的白霧紅光,漸入晚霞,當夜寂深沈,蛙叫蟲鳴,火金姑在星空與都會燈火間交錯媒妁,熱情地將浩瀚的太空與擁擠的人間拉在一起。活潑躍動的男女雙人舞,配合打擊樂聲,表現不息的都會夜色。在近百顆燈炮製造的星空閃爍下,舞者穿梭奔躍於燈泡間,微光中肌肉的擰轉紋理,如大理石雕像的細緻肌理,剔透動人,加上繁複原創的多人接觸技巧,讓空靈寂寥中不失趣味與焦點。

山居:芒花搖曳墨染景,時空交錯舞幻影,弦樂穿林越舞形,世代依戀草山頂。

  

  細膩修長的獨舞者,纖指靈動,看似清風拂芒,搖曳生姿。後方三人舞,雙人舞接續浮現,節奏漸次加快,舞台切割成不同節奏的多焦點空間,呈現都會山居,時空並置,多元面向,世代交錯的強烈對比。右下舞台則由樂師現場演奏,沁心悠揚的箏樂化開幽暗的天幕,引出恬靜的山林。舞台上方再度呈現膠彩畫作、群山穗叢圖像,接續,舞者轉身背對緩緩離去,在弦樂的高穿透聲中,一齊踏入多媒體投射的山林中……箏樂繞樑持續,草山幽情已成追憶。



<峽旅>簡介:

 

  「與國家公園共舞」是本舞編創的原始動機。「極至體能舞蹈團」將主題發展至太魯閣國家公園,透過攝影取景,把台灣舉世聞名的壯麗奇景投射於舞台,舞台上將看見舞者與瀑布、峽谷、岩塊、山澗共舞,場景如夢似幻、山巔、水邊、雲霧、叢林全都透過不同尺寸與角度投影呈現於劇場空間中。
  
  台灣這塊土地除了要讓住在這裡的人珍愛,也要讓世人讚嘆!這是<峽旅>推出的初衷。故編舞者石吉智結合了不同領域的人才,包括具多年山林攝影經驗的陳玉山導演,中國時報、墨刻出版特約攝影 周治平 先生,以及創團至今合作多年的攝影怪傑 陳甲旺 先生,一同投入國家公園,讓身、心、靈進入最美的太魯閣峽谷,創作影像、音樂、舞蹈、裝置等元素,並經由多媒體結合展現於大舞台,這又是本團繼<站樁>之後,挑戰另一項艱鉅的影像藝術工程。

  <峽旅>將由美如天籟的太魯閣兒童合唱開場。舞者們伴著口簧樂、木杵聲嬉遊奔跳,像極了立霧溪急湍下的光波水影;優雅的古琴、低渾的尺八,又像是太魯閣的夜寂深沉。泰雅、布農、鄒族等原音在無樂器伴奏下自然吟唱,舞者將以原創脫俗的肢體語彙隨音共舞,無論是祈求豐收、安慰亡靈、負重勞動、狩獵歸來、結婚喜樂,都呈現絕美的視聽饗宴!
  「極至體能舞蹈團」素以肢體風格剛柔並濟,快慢對比強烈著稱,舞者素質整齊精良,作品風格驚艷絕妙。成立雖僅6年已演遍美、法、俄、澳、馬來西亞等地。<峽旅>編創期間舞團遠赴花蓮,實地勘景鍛鍊,在溪水、岩石、陡壁、沙洲之間禪定、導引、飛舞、騰躍…舞出看似樸實自然但技巧高超的出神入定功夫。由於大自然浩瀚之美已讓人神往,舞者的動作也因此不再制式與外放,動作將呈現如樹枝般曲折蜿蜒,如巨石般渾然天成,如水流之無形順暢….整場演出將清楚看到編舞者帶著舞者與觀眾走一趟峽谷神遊之旅,並向世人同時展現台灣當代舞蹈精緻藝術的成就及傲人的國家公園景緻。


<站樁>簡介: ←                             

  站樁〉是一齣結合武術、舞蹈、影像、養生等概念的舞蹈視聽呈現,編創之初,舞者們一同前往台中東海大學的美麗校園,將身體投入大自然中重新感受人與草木之間的互動,並登上約莫 四公尺 高的大樹練習靜定的功夫。在視覺的呈現上,具美術創作背景的編舞者石吉智,再度於舞台裝置展現其美術長才,除將上述練功過程以電影投射於特製比例的螢幕,在舞台上增加一面忽隱忽現的自然窗口。首先開場呈現於觀眾眼簾的即是偌大的螢幕,影片中由舞者緩緩走入自然木樁,帶著觀眾踏入〈站樁〉之旅。舞者高倨大樹頂端彈丸之地與樹共舞,為舞作破題,讓〈站樁〉更具震撼效果。當電影螢幕升起舞者伴著渾厚藏人吟唱群舞,後方高達 九公尺 、寬 二公尺 半的七面巨幅特殊材質布景,亦由後往前漸次緩降,布景中呈現各種手腳對峙、擒拿、對打的大型肢體圖像,透過光線渲染,營造出神秘前衛,氣勢磅礡的氣氛,賦與〈站樁〉穩重沉靜的莊嚴場景。


<感應>簡介:<Feel and Respond>
  
台中市的清風、綠草、園道與澳洲的自然、純淨、奇景,帶給編舞者莫名的感動,因此企圖結合不同的風、土、人而創作〈感應〉一舞。
〈感應〉共分三段,第一段由澳洲舞者演出,貼近地板的放鬆技巧,不可思議的位移騰躍,及舞者與大地對話是本段最大的特色。第二段由極至體能舞者擔綱,搭配滿佈舞台的綿密雲海,飛揚的巨幅布幔,及漫天翻飛的落葉,舞者與舞台裝置皆與風共舞。第三段由兩地舞者共同演出,藉由舞者間的肢體感應,時而以拋、接、落、彈等細膩、快速的接觸技巧,時而出現若即若離,形氣呼應的太極推手,展現彼此絕佳的默契。


<狂想巴哈>簡介:<A Fantasy about Bach >

Click to enlarge   西元2000年適逢「音樂之父」巴哈(J. S. Bach,1685~1750)逝世二百五十週年,「極至體能舞蹈團」為對大師表達崇敬之意,以及讚頌十八世紀這個近代文明的出發點,特別選取巴哈1747年作品《奉獻樂》(Musikalisches Opfer,BWV1079)編成舞作,名為〈狂想巴哈〉,藉以讚美人類二百五十年來的偉大文明發展。
十八世紀是巴洛克(Baroque)的時代,其特色為講究扭曲、繁複、誇飾之美。編舞者從巴哈的音樂中聽見弧線與裝飾,但認為這樣的華麗不一定用芭蕾來解決,反而可以用更前衛另類的扭曲、關節轉動來詮釋。〈狂想巴哈〉在肢體語彙的用法上,掌握了這份「扭曲、裝飾、誇張」的時代美感,讓肢體語彙宛如巴洛克建築般繁複。
由於音樂呈現的「彎曲弧線」,就像高爾夫球場的沙坑,充滿綺麗幻想,帶給美術背景出身的編舞者極大的興奮與美感,於是採用義大利設計師Verner Panton的弧形塊狀桌椅,做為〈狂想巴哈〉的舞台裝置,讓舞者在奇幻優美、繽紛多彩的弧行塊狀物上舞出令人狂想的巴哈樂章!

   


<沙漏>簡介:<Sandglass>

Click to enlarge   〈沙漏〉原為古代計時的器物,對編舞者而言,它隱含「突破瓶頸,積沙成塔」的哲理,並以時光流逝、天體運行的靈感來編創舞作。「時間」原本是摸不著、看不見的抽象概念,上半場編舞者以悼歌、離別、過往來描述歲月的無情;世間的無常,以水聲、沙流來隱喻光陰一逝不返。下半場則以雅魯藏布江上的船歌伴著男子奮力划船的動作,表現凝聚齊力,重新出發的象徵。最後迅速振奮的節奏,加上快速移位飛騰的群舞,希望帶給二十一世紀人們,如〈沙漏〉一般,齊力凝聚,突破瓶頸,繼而開創新局。

上半場〈流逝〉:一開場進入眼簾的是背、扛、托、舉等雙人接觸技巧,伴隨大洪水的激流聲,一群人由左舞台往右舞台沖激消逝,隨即視線被流駐於沙灘上的獨舞者…她以「圓」的運轉,帶動關節與肢體末稍。輪迴轉動、拋物畫狐成了「沙漏」最主要的肢體符號。舞者舞動於「沙流」、「水聲」、「光影」等無形的介質之中,點出「流逝」的主題。
下半場〈天體〉:男女舞者,陰陽調合,呼吸吐納,恰似陰晴圓缺,自然節氣。圓形運轉,拋物劃弧,正如天體運行,生生不息。接觸技巧,背扛托舉,凝定浮沉,旋繞擺盪…出神幻化。沙坑水灘,迷離虛幻,超現實的太空意象。舞者們由人體中心點提氣運力,帶動身體末稍畫出美妙的拋物線。加上群舞大量卡儂式輪流運轉,將生生不息的天體運行,點畫得更加綿延。


<終世祭>簡介:<Millennium Ritual>

Click to enlarge上半場〈渾天〉(Corrupt Sky):本段是凝重、高度張力、令人不安的呈現;包括:「塵世」、「攻心」、「纏身」等三個段落。宣紙捲軸、攀岩器材…等前衛的舞台裝置,魔幻般地植入舞作!。呈現人因局勢紊亂,外物牽絆,不得脫身,奮力掙扎的過程。值得一提的是,「纏身」利用攀岩繩索,以水平拉扯方式,製造人體傾斜、失衡的獨特美感與張力,更顯其難度與主題。
下半場〈開元〉(Regeneration)簡介:第一段「天祈」;藉由祭典般的儀式開場,透過巫師的祝禱,祈福求安。服裝設計與書法捲軸結合是本段頗具創意的特色。第二段「靈淨」是一段雙人舞,描述一對精靈,從神秘、詭異、沉靜的氛圍漸漸甦醒,進而活躍、競技、嬉遊的舞蹈。第三段「昇世」表現太平盛世的和諧景象。運用絕佳團隊默契的群舞,巧妙的集團接觸,快速的移位、飛騰。是一段輕巧、奔放勁爆的落幕!


<三種精力>簡介:<Three Dynamics>

Click to enlarge以精力變化為主題,所呈現出來三段式的純肢體風格作品。
第一段〈順勢〉(Flow):大幕起、燈漸亮,水聲入耳、肢體晃漾。強調身心放鬆所帶出來的的肢體符號。恍惚的精神狀態、大量低水平動作,所製造出來的擺盪、晃動是本段的最大特色。
第二段〈導體〉(Transmit):由一位男獨舞者演出,表現放鬆與控制之間的微妙精力轉換。藉由地心引力傳導人體重量,製造出巧妙的移動、扭曲、旋轉等有趣動作。
第三段〈放射〉(Radiate):銜接累積前兩段逐漸加強的精力,強調快速、賁張、控制、外放的尖銳線條;除了有形的肢體射線,也包含無形的空間射線。人體在失衡的控制拉扯中,離心力的快速拋出時,加上個人炫目的獨特技巧,將〈三種精力〉的高潮帶至最高點!


<方陣>簡介:<Square>

Click to enlarge  遠古時期,藝術的形式原本存於祭典之中。特別是舞蹈;這種早於語言文字之前的原始感動,一直都與我們的生活密不可分。〈方陣〉取材意象來至自「祭典」與「武術」。事實上,遠古時期不論東西方,藝術的形式通常呈現於宗教祭典中,甚至在舞蹈史上,巫師也被視為人類歷史上最早的舞者。另一方面,中國古代舞蹈發展,「武術」也佔有極重要的地位,有“武”“舞”不分家的現象。
  
〈方陣〉採借融合將「舞」與「武」看成是可互相借用,創作出另一種風格的試探,這種看似傳統但又前衛的作法,便是一種嘗試,畢竟在西方科技、人文大舉入侵東方的當代,思考如何將東方文化放入藝術呈現,對藝術家而言仍有相當大的興趣與使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方陣〉中的舞台裝置也是石吉智個人頗喜愛的創作方向,由於原先的美術背景,促使其將舞台當成畫布來作畫,讓舞者在圖畫上跳舞一直是他的夢想,〈方陣〉正是這個理想的初探。
從長達二年的工作才完成的〈方陣〉中,石吉智看到了舞者用心練習每一個原本他們不熟悉的舞蹈語彙,舞者們對跳舞的執著,教人感動。石吉智曾說:「如果〈方陣〉是一場祭典,我想他們同我一樣,都是將身體獻給舞蹈的子民,而舞者練功就像僧侶的早課,表演則如同一場祭典;舞蹈之於舞者,便是他的宗教。」


©2000 極至體能劇場(未經許可,禁止轉貼、折錄)      電話:04-22024759     傳真:04-22050140      E-mail:apdt22024759@yahoo.com.tw

 | 舞團簡介 | 編舞者簡介 | 舞團重要作品 | 最新演訊 | 極至舞者簡介 | 極至相本 | ENGLISH | 首頁 |